貴賤定於骨法,憂喜見於形容。

悔吝生於動作之始,成敗在乎決斷之中。

氣清體羸雖才高而不久,神強骨壯保遐筭以無窮。

顏如冠玉,聲若撞鐘。

四瀆最宜深且闊,五嶽必須穹與隆。

五官欲其明而正,六府欲其實而充。

一官成十年貴顯,一府就十載富豐。

房元齡龍目鳳睛三台位列,班仲昇燕頷虎額萬里侯封。

英眸兮掣電,豪氣兮吐虹。

若賦性兇惡禍必及,如修德惕厲祿永終。

上長下短兮,萬里之雲霄騰翼。下長上短兮,一生之蹤跡飄蓬。

惟人稟陰陽之和,肖天地之狀。

足方兮象地於下,頭圓兮似天為上。

音聲比雷霆之遠震,眼目如日月之相望。

鼻額若山嶽之聳,血如江河之漾。

毛髮兮草木之秀,骨節兮金石之壯。

欲察人倫先從額上。

偏狹兮賤夭足惡,聳闊兮富貴可尚。

若見伏犀之骨起,定作元臣。如有握刃之橫紋,決為上將。

右偏母妨,右偏父喪。

山林豐廣多逸豫,邊地缺陷足悽愴。

覆如肝,而立如壁,壽福實繁。聳若角而圓若環,食祿無量。

塵蒙而身無所資,玉潤而名高先唱。

豐隆明者生必早達,卑薄暗者死無所葬。

福堂之上氣黯慘,幼歲多迍驛馬之前色黃光,壯年受貺。

色貴悅懌紋宜舒暢,貧薄孤獨曲水漫浪。

居侯伯者偃月之勢,處師傅者懸犀之象。

鼎足三峙列三公以何疑,牛角八方八位而無妄。

觀夫眉宇,寬廣心田坦平。

狠愎者低凹其骨,狂狷者陡高其稜。

麤厚魯愚秀濃慧明。

短不及目者貧賤,長能過眼者寵榮。

眉散者資財難聚,頭交者身命早傾。

中心直斷惠性少,兩頭高仰壯氣橫。

毛直性狠,毛逆禍生。

覆目柔而少斷,偃月高揭而好爭。

扣促無開,傷蜉蝣之短晷。毛長及寸,享龜鶴之遐齡。

十字高品,天文大亨。

作坤字者祿二千石,成土字者將百萬兵。

列土分茅由玉田之高朗,紆朱曳紫蓋水鳥之圓成。

欲察神氣先觀目睛,賢良澄澈,豪俊精英。

性端正者平視無頗,情流蕩者轉盼不甯。

黃潤定至於黃髮,白乾終至於白丁。

視下言徐,叔向知其必死。視端趨疾,魏主見乎得情。

神陷短壽,睛凸極刑。

斜盼者,人遭其毒。癡視者自其形。

淫眼神蕩,姦心內萌。

睡眼神濁而如睡,驚眼神怯而如驚。

病眼、神困而如病未愈。醉眼,神昏而如醉不醒。

豁如視而有威,名揚四海。迪然驚而不瞬,神耀三清。

眥圓者,其機深於城域堂。露者,乃子是乎螟蛉。

犬羊鵝鴨何足算,鼠猴蛇奚可憑。

豕視心圓而無定,狼顧性狠而難名。

後尾有如刀裁,文斯博雅。前眥似乎曲鉤,智足經營。

惟女賦質與男異禎。

和媚有常者貴重,圖凸不秀者輕賤。

臉薄赤而少節,睛瑩澈而多貞。

眼下氣青夫必死,尾後色白男必憎。

三角多嗔為妨夫之霜刃,四白帶殺作害子之青萍。

惟耳者、主聲音之聽聞,為心腎之司牧。

觀其形狀顏色,見乎休咎榮辱。

垂珠朝海必延算以餘財,偃月貫輪終朝王而執玉。

圓而成者和惠,偏而缺者慘酷。

其薄如紙兮貧早死、其堅如石兮老不哭。

白或過面,主聲譽之飛騰。瑩且如輪,主信行之敦篤。

者不聰而貪婪,如鼠者好疑而積蓄。

輪靨雖明假學則貴,孔毛能長善持不覆。

性譎詐而難測,蓋為如猴糧匱乏。

薄而向前,賣盡田園。反而倒後,居無室屋。

昏暗難議乎登第,焦枯屢歎其空軸。

壽越眉兮貴,噀血聰重明兮富貼肉。

輪靨生乎黑子,智足輕邦門戶起乎匿犀。功當剖竹。

惟鼻高者號嵩嶽,以居中為天柱而高矗。

樑貴乎豐隆貫額,色貴乎瑩光溢目。

竅小慳劣,頭低孤獨。

斜如芟藕之狀困乏,瓶儲圓若懸膽之形,榮食鼎餗。

青黑多凶,黃明廣福。

柱缺終身難薦,鶚梁斷三十當畏鵬。

大而滯者為商旅,小而狹者作僮僕。

極貴之色,似老蠶之光明。下愚之人,若蜣蜋之局促。

光美宜官,破露憂獄。

準頭隆者誠信,法令深者嚴肅。

疾病尖薄,慳吝小縮。

蘭臺明兮庭旅實,井露兮廚無粟。

骨如橫起,忌與結於交朋。紋若亂交,慎勿為其眷屬。

夫人中者,溝洫之態深則疏通,淺則遲延。

淺短絕嗣而夭命,深長宜子以延年。

黑子難產乎蓐上,橫紋殍卒於道傍。

上狹下廣兮多後旺,下狹上廣兮屢孤眠。

深長者誠信著,寬厚者功名先。

微如一之文身,填溝壑。明由破竹之仰,家世貂蟬。

唯口者語言之鑰,是非之關。

禍福之所招,利害之所詮。

端厚寡辭者,定免乎辱誹謗。多言者必招其愆。

肥馬輕裘,由方成於四字。出將入相,蓋大容乎一拳。

脣欲厚、語欲端、音欲朗、色欲鮮。

上下紋交、子孫眾周匝、稜利仁信全。

合勢欲小,開勢欲寬。狗貪馬餒,鼠讒蜂單。

大言寡信者略綽,無機促齡者偃騫。

青黑禍發,黃白病

左右紋粗,定凶惡。上下急蕩,多迍邅。

如鳥喙者,高人終難其處。同劍鐔者,義士可與交權。

惟壽算之先定,以牙齒之可觀。

康甯者,齊且密。賤夭者,不連。

上覆下兮少困,下掩上者晚鰥。

班馬文章,白若瓠犀之美。喬松壽考,瑩如崑玉之堅。

當門二齒缺,命蹇於沒世。學堂一官全,聲聞於天下。

焦黑困乏,鮮明足錢。

二十四兮命折,三十六兮壽延。

尖若立錐必乏衣食之士,齊如編貝優登廊廟之賢。

舌者以短小薄鈍為下,以長大方利為先。

方長者,咳唾成玉。短小者,皂隸執鞭。

黑子凶惡,粟粒榮遷。

七星理明,可享千鍾之祿。三川紋足,必食萬戶之田。

允謂瘦人項短致災殃,肥人項長必夭橫。

如甖如瓶總非吉,似鵝似豕皆不令。

豐圓厚實多財產,光隆溫潤足權柄。

瘦人結喉身孤兆,肥人結喉刑證。

項後豐起定為厚福之人,頜下絛垂永保遐齡之慶。

夫貴背之豐隆,身乃恃而安定。

貧夭絕嗣,偏側欹斜;富貴有後者,闊厚平正。

勢若踞山之蹲虎利賓於王。形如出海之伏龜考終厥命。

龍骨欲長其充實,虎骨欲短其堅硬。

鳶肩者,騰上必速恐不多時。犀膊者為儒早亨,優於從政。

指節欲其纖直,腕節欲其圓勁。

厚而密者,謀必有得。薄而者,心多不稱。

勢若排竿富可羨,色如噀血貴可競。

身卑才薄,涉中滿而起傾,祿厚官榮有駟馬之形勝。

橫紋下愚,縱理慧性。

骨露筋浮者,主身賤。皮堅肉枯者,愁囊罄。

家殷而黑子斯明,用足而橫紋乃亙。

富貴之相,若苔之滑而綿之軟。壽安之人,如筍之直而玉之瑩。

心宰視聽,內主魂魄帥,六腑之氣,統五臟之神。

顏色始變,是非已分。

惡則禍結,善則福臻。

胸凸者燥而多劣,毛長者剛而好嗔。

坑陷淺窄愚暗,而多居下賤。寬平博厚賢明,而早縉紳。

腹為水穀之海,臍為筋之源,包萬物而獨化,總六腑以中輪。

圓厚富安,儉薄食乏。深寬富貴,淺窄孤貧。

勢若垂囊,風雷四方之震。深能容李,芝蘭千里之聞。

足者枝之謂,身者幹之云。枝以蔽其幹,足以運其身。

豐厚方正者多閒暇,薄澀橫窄者心苦辛。

無紋身賤,有毛家溫。

家富累千金蓋有弓刀之理,官高封一品由成魚鳥之紋。

短小精悍者形不足,而神有餘。長大孱弱者形有餘,而神不足。

伊形神而俱妙,非賢聖其孰能。

藏於內者如淵珠之粹,發乎外者若焰光之燭。

善惡在人之憎愛,清濁由目之照矚。

質以氣而宏,充氣以神而化育。

質寬則氣宏而大,神安則氣靜而覆。

如是寵辱不足,驚喜怒不足觸。

有氣無肉者譬若寒松,有肉無氣者猶如蠹木。

李嶠耳息而享百齡,孟軻內養而輕萬斛。

和柔剛正之謂君子,狹隘急暴之謂士卒。

如龜之息兮保其遠大,如馬之馭兮重其馳逐。

身大音小禍所隱,身小音大福所伏。

夫聲音之所發自元宮,而乃臻與心氣以相續。

琅然其若擊石,曠然其若呼谷,斯乃內蘊道德終應戩穀。

謂之羅網者乾溼不齊,謂之雌雄者,大小相續或先急而後緩。

或先緩而後速,是為粗俗之卑冗焉,遂風雲之志欲。

辨四時之氣如春蠶吐絲之微,微察五方之色如浮雲覆日之旭旭。

地閣明而饒田宅,天嶽暗而罹桎梏。

粟黃繒紫多豪貴,脂白瓜青合賢淑。

若相者精究其術,而妙悟於神,安逃禍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一葉舟 的頭像
一葉舟

飄飄何所似

一葉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