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玄賦.吳心鑑

 

陽生陰育,天尊地卑。

賦絕通玄,大父親傳於心鑑。

術高神異,麻衣點度於希夷。

實口傳而心授,皆意領而知。

蠢蠢群生,按五行而取像。

紛紛品彙,列八卦以開頤。

驗風土之厚薄,識人物之賢愚。

間其年甲高下,知其運限興衰。

觀形貌而可取,分貴賤以無疑。

清奇古怪,骨法見而貴必殊。

老幼嫩弱,氣色濁而貧可知。

聽其聲而審其滯與不滯,察其神而觀乎離與不離。

無神必壽夭,無聲必命危。

聲韻似破鑼,終身獨孤。

神清如電灼,才學眾推。

南人似北相,家有青蚨而綰紫綬。

北人類南相,身登翰苑而穿朱衣。

瘦人木刑,見重金而最怕瘦。

肥人土局,遇濁水而豈嫌肥。

火尖水下,未年不遂。

金方土聳,初主為魁。

形色焦枯,夭折易相。

面皮繃急,壽不可期。

魚尾陷枯,安有賢妻俊妾。

蚕囊綻裂,必無親子孫枝。

準小鼻狹而最慳最吝,齒疏唇薄而多是多非。

眼露睛凸,性剛氣暴。

色昏神散,夢杳魂飛。

腐肉橫生,夭亡之兆。

人中短促,速死之期。

赤脈貫瞳,性惡而亡填溝壑。

螣蛇入口,項折而倒死街衢。

陰陽不宜相反,君臣要得正。

三陰三陽俱陷,難為子息。

魚尾奸門盡露,豈獲賢妻。

婦人口角痣生,親夫早喪。

男子眼下黑見,有子先歸。

龍宮要乎平滿,子位豈宜偏虧。

臥蠶盈滿而多男足女,淚堂深廣而無妾少妻。

眉清而平,生性無偏無黨。

睛明而轉,處心知變知機。

手如綿囊,一生享安閒之福祿。

面似灰袋,半世遭夭折而傷悲。

頭額尖而早被刑害,骨法見而顯達不遲。

五岳相朝,仕路早登於金闕。

四瀆俱美,顯官正守於邊陲。

耳白過面而名標虎榜,睛黑如漆而身到鳳池。

名譽視乎兩耳,及第在於雙眉。

文官清秀,挂金魚而朝玉闕。

武將古怪,佩虎符而拜丹墀。

法令顯見聳金縷,鎮江山之永固。

虎眉露凸連牛角,保社稷以無危。

龍瞻虎視,而平定北狄。

燕頷狼顧,而清蕩東夷。

背厚腰圓,九州威鎮。

面方耳大,四海名馳。

劍眉骨縱而性好殺,駢肋胸闊而戢多奇。

貴宦有全於五露,富貴豈削於兩頤。

天地必相朝揖,岳瀆勿要傾欹。

地閣厚而多田宅,天倉闊而實鎡基。

家肥屋潤,膞厚面肥。

四倉豐盈而玉簪珠履,九州平滿而金鎖銀匙。

口闊唇方,必定有財有祿。

鼻隆頤滿,果然豐食豐衣。

金匱甲匱豐盈,庫中青趺聚積。

日角輔角平起,廄中寶馬交馳。

耳有垂珠更朝口,毫長一寸可延期。

行若龍奔,英雄出眾。

坐如虎踞,富貴當時。

發越觀乎神氣,厚實視於面皮。

氣清出自丹田,貯積千鍾之粟。

背隆高聳肩膞,堆積萬斛之珠。

貌古形殊,富格先觀於面頰。

神清精實,壽毫早見於雙眉。

項絛明而彭祖再生於中國,法令長而壽星永現於南箕。

面貌厚實,坐立如虎;

背膞豐起,氣息如龜;

福厚積而背腰圓,美德高而腹乳垂。

人中長,倉庫滿,福祿全美。

壽骨高,準頭厚,富貴雙奇。

魚尾笏紋朝耳,非壽星而其誰。

龍宮黃氣盤眼,有陰騭而孰知。

三甲三壬,遐齡永保。

四反三露,寒賤何依。

口小唇掀,食難充腹。

肩寒齒露,身無所居。

四瀆皆濁,五岳俱離;

背陷胸窄,眉散齒疏;

行時手足褰製,坐時眼目偷窺;

天倉陷,祖業破敗。

地角尖,貲產灰飛。

面上闊下尖是反形,初年勞碌。

身上短下長為逆局,一世遷移。

面貌昏昏若塵垢,氣色黯黯比污泥。

井灶露而廚無糧米,精神怯而舍沒塘池。

耳反無輪兮,田園賣盡。

頦尖少肉兮,家業遷移。

頂偏斜視手常擺,唇薄肩束口似吹。

眉濃眉淡散,口闊口高低;

鼻乳仰天錢無百貫。

倉庫陷缺,食不充飢。

對人言,未語而面常羞澀。

與人行,未動而足失東西。

齒缺而語多妄誕,言汛而信不可期。

格局察乎雜與不雜,氣色觀乎移與不移。

形象取乎仿佛,禍福不差毫厘。

賦語詳熟,果然神見。

相法明鑑,參透玄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一葉舟 的頭像
一葉舟

飄飄何所似

一葉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